排列五开奖号码 > 玄幻小说 > 重生之成为小学生 > 《重生之成为小学生》追风筝的孩子 第四百九十五章以为是个青铜,结果是个王者

黑龙江p62开奖公告:《重生之成为小学生》追风筝的孩子 第四百九十五章以为是个青铜,结果是个王者

    “那位新来的同学,好好听课?!?br />
    “抱歉”

    被老师指出来之后,若朝露赶忙将头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能给老师添麻烦!

    “好了,先讲到这里,那位同学,你过来示范一下我刚刚讲的内容?!?br />
    说着,音乐老师手对着教科书一划,示意若朝露把这一段弹出来。

    “刚刚我所讲的部分在首曲子里都能用到,这不是惩罚,我只是想看看你听漏了哪些?!?br />
    若朝露站起身,朝着老师微微弯了弯腰。

    不用想,后面绝对有人抱着看好戏的心情等着若朝露出丑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悄悄提醒若朝露老师刚刚所讲内容是什么的同学。

    “谢谢”

    若朝露悄悄说出这句话,那个男生淡淡的笑了笑,实际上心里早已乐开花。

    对于一个腼腆的人来说,主动向其她人搭话需要巨大的勇气。

    所以对方肯接受他的善意这使得男生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“先从如何弹钢琴开始讲起吧?!?br />
    老师暗暗想着,从这么多年的教学经验来看,像若朝露这样年龄的女生,最多对钢琴有个初步的认识。

    甚至可能连弹钢琴时正确的坐姿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坐在凳子上,手指触摸琴键的瞬间,她似乎立马变了个人。

    满脸的担忧和孱弱一扫而空,取而代之的是严肃和认真,就像在做某件圣神的事情一样。

    手指比手腕微微低了三分,二者之间的角度标准到无可挑剔,但这无可挑剔的姿势却是若朝露随意摆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就是新手与老手的区别,新手就算是记住要领,没有经年累月的练习。

    实际上摸到钢琴的时候还会紧张,甚至是会低头用眼睛确认自己的指与腕之间是否标准。

    而老手往往带有一定的自信,因为长年积累早已把这种习惯刻进了骨髓。

    若朝露教科书般标准的坐姿着实让老师惊讶。

    然而,等她的惊讶还未结束,若朝露已经落指了。

    钢琴声响起,若朝露看了一眼乐谱后便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并不是她喜欢什么陶醉式演奏,而是因为这样更能让她集中注意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音乐老师听了一会儿,发现完全找不出毛病,甚至有些地方值得自己学习!

    这特么,谁是老师???

    若朝露认真弹琴的侧脸,吸引住了不少男孩子的眼球。

    认真的女孩不但帅,还特别美!

    “你别推我??!”

    后面的男生一个踉跄挤了一下前面的女生,女生手没付好一把按在了钢琴旁边的录音机上。

    录音机内的音乐声突然响起,而播放的掐好是若朝露现在正在弹的曲子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若朝露的弹奏,她眼睛悄悄睁开了一下,然后重新合上然而手指下的钢琴却是变换了节奏。

    “在跟着录音机播放的地方一起弹哎”

    听到不远处的学生悄咪咪的说道,惊讶的已经说不出来话的老师暗叹“一帮孩子,你们又怎么知道其中的精妙?这个女孩的钢琴声音与录音机的音乐完美重合?!?br />
    “绝对音准,完美的节奏,就好像一台精密的仪器!”

    “很难想象,坐在这里弹钢琴的女生是一个看起来二年级三年级,若朝露身高没有达到平均水准左右的女生?!?br />
    “这个女孩,到底经过了多少训练,才能在这个年龄达到这种程度?”

    难怪对方上课跑神,说句扎心的话,这个老师甚至产生了“我有资格教她吗?”这样的念头。

    此时,这个老师已经放弃了从中找出不足的想法,而是认认真真的听这个女孩弹完这首曲子。

    曲毕,若朝露站起身,对着老师点点头然后走回自己的座位。

    待到若朝露坐下,老师才反应过来,她张了张嘴,犹豫片刻后开口道“刚刚这位新来的女生弹得不错嗯,不错?!?br />
    词穷,不对,是评论个屁??!完全找不出问题好吗?

    本以为是个青铜,结果是个王者,这个老师做梦也没有想到,自己会有一天在自己的教室、自己所擅长的专业、还是自己的学生面前面成为一条只会喊666的咸鱼。

    注意到若朝露在看自己,老师感觉额头上布满了汗珠。

    这这种只有领导旁听老师讲课时才有的紧张感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音乐老师揉了揉脸,用尽可能清晰的声音开始了她接下来的课程。

    放学回家,若朝露还未靠近车位,楚小红已经推开车门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开学第一天,您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完全不习惯,感觉没办法好好融入进去”

    自然而然的接过若朝露递来的书包,楚小红打开轿车的后备箱将其扔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再试一段时间,您父亲交代过,接下来的三年,您都要在这所学校渡过不能再换了?!?br />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刚抬起左脚准备迈进车门若朝露身体微微一顿。

    “老板也是为了大小姐的安全着想,希望您能理解他的苦心?!?br />
    “我知道”

    若朝露坐上车,目光扫过窗外,脸上的失落根本掩饰不住。

    摸了摸空空如也的口袋,平时这里装了一部手机,现在被没收了。

    若朝露的企鹅账号里没什么朋友,准确的说就连企鹅账号都是陆元方替自己创建的。

    到现在,若朝露的好友名单里也只有孤零零一个人。

    每次练完钢琴,若朝露会拿着手机在床上想很久。

    等她酝酿出足够的勇气后才会发过去一句“在吗?”

    然而这就够了,陆元方很会聊天,哪怕若朝露只回一个“嗯”或者“好”,或者是单单看着陆元方讲话,也不会觉得无聊。

    他讲着一个又一个有些感人和甜腻的小故事。

    当面说这些故事总有些难为情,写成故事却没办法立即发表自己的感想。

    所以,若朝露很喜欢这种隔着手机恰恰好的距离感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抬头看了看时间,同时指尖的动作也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今天的时光似乎过的格外缓慢,总感觉钢琴声中带着些许杂音使得自己没有办法静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”

    似乎是看出来了若朝露在想什么,楚小红最后还是心一软。

    “九点到十点,我可以把手机给您玩一个小时。但是,这件事,还请您不要给其他人说,我不想被老板训斥?!?1